當前位置:中新網云南頻道 > 正文
獨龍族“博士兄弟”:“我們”的成長史
來源:中國新聞網 編輯:韓帥南 2019年06月04日 09:37
資料圖:一名游客坐在火塘邊與獨龍族民眾聊天。中新社記者 劉冉陽 攝資料圖:一名游客坐在火塘邊與獨龍族民眾聊天。中新社記者 劉冉陽 攝

  中新社昆明6月2日電 題:獨龍族“博士兄弟”:“我們”的成長史

  作者 繆超

  為什么外婆紋面,母親卻不紋面?——這是陳建華兒時的小小疑惑。

  長大后,他通過研究自己的民族,獲得民族學博士學位,陳建華謙虛地說,“其實我不是第一位獨龍族博士,我的弟弟陳清華才是,我是獨龍族第一位留學生。”

  2日,這對獨龍族“博士兄弟”與記者分享了他們和獨龍族的“成長經歷”。

  陳建華介紹,獨龍族約有7000人,世代繁衍生息在云南西北部貢山縣獨龍江流域。雪峰阻隔,罕有人至,獨龍江是中國最為閉塞的秘境。新中國成立前,獨龍族刀耕火種、狩獵為生、刻木記事、結繩計日,處于“人類的童年”原始社會末期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試圖改變獨龍江原始落后面貌的努力一直沒有停止,“博士兄弟”的父親(漢族)就是最早一批支援獨龍江的教師。

  陳建華說,“父親1958年從麗江師范學校畢業后,到獨龍江教書,后來與母親(獨龍族)相戀結婚。”

  他5歲那年,一家人搬遷到麗江玉龍縣,弟弟陳清華在長江邊出生,后來一家人又回到貢山縣縣城生活。

  1991年,位于昆明的云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首開民族班,從各地選拔各少數民族優秀學生。陳建華成績優異,成為當年唯一入選的獨龍族學生。

  “民族班的同學有彝族、布朗族、普米族、納西族等。”他告訴記者,“這是云南最好的中學之一,民族班是國家在教育上幫助少數民族發展的政策之一。”

  后來,弟弟陳清華也被選拔進入民族班,這成為他們人生的轉折點。此后兄弟倆先后考入大學,陳建華還到挪威留學,回國后在云南大學獲得博士學位,陳清華則在云南中醫藥大學學習,后在湖南中醫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。

  在獨龍江外出生,陳清華21歲前從未踏足獨龍江,而陳建華對家鄉的記憶則停留在5歲時。直到1999年,他們的父親退休,想回獨龍江看看。

  于是父親、母親和兄弟倆沿著1964年國家為打破獨龍江封閉修建的人馬驛道,走了一個星期才回到獨龍江畔的外婆家。

  “那是我第一次踏入本族世居之地,也是母親時隔二十年后回娘家,母親遠遠就認出了村子,淚如雨下。”弟弟陳清華回憶,“那時的獨龍江,仍是進去了出不來、出去了回不來的隱世之地。”

  1999年9月,簡易而曲折的獨龍江公路通車。公路修通后,雖然每年大雪封山的冬季和連綿的雨季,獨龍江仍有大半年時間與世隔絕,但哥哥陳建華依靠這條公路,在攻讀碩士和博士期間,多次回到獨龍江,對獨龍族進行研究,獲得豐富學術成果。

  如今,他5歲時的疑惑已找到答案。陳建華告訴記者,獨龍族女子大都在13歲左右紋面,這種文化習俗的形成與周邊族群生態有關,“新中國成立前,獨龍族人口少發展落后,成為周邊掠奪對象,為不被搶去為奴,所以形成了紋面習俗。”

  “新中國成立后,周邊族群生態發生了深刻變化,各民族團結和睦共同發展,獨龍族紋面習俗慢慢退出了歷史舞臺。”陳建華這樣解釋。

  研究獨龍族的同時,陳建華也見證了家鄉近年來的發展:2014年高黎貢山隧道貫通徹底結束獨龍江封閉歷史;2015年獨龍族用上了4G通信;去年,獨龍族實現了整族脫貧。

  “在挪威留學期間,希望有一天家鄉能成為如北歐一樣美麗幸福的地方。”他說,“如今看,獨龍江畔保持著93%的森林覆蓋率,江水如碧玉般,人居環境很像北歐,未來發展旅游潛力巨大,期待盡快實現小康。”(完)

關于我們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聯系方式  |  法律聲明  |  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5699788000
彩票平台漏洞修改稳赚 无棣县| 盐边县| 永平县| 丹寨县| 仁怀市| 吴江市| 嘉定区| 涞水县| 治多县| 缙云县| 历史| 白河县| 邹平县| 台南市| 大田县| 庆安县| 大余县| 牙克石市| 崇阳县| 长沙市| 吴桥县| 高碑店市| 韶山市| 遵义县| 平昌县| 崇仁县| 讷河市| 肇东市| 上林县| 谷城县| 玛纳斯县| 张家港市| 项城市| 迁西县| 茌平县| 天峻县| 胶州市| 顺昌县|